八方美人

吴桑

首页 >> 八方美人 >> 八方美人全文阅读(目录)
大家在看 尖叫女王 禁欲厉少,撩炸天! 薄少的野蛮小娇妻 我靠算命爆红娱乐圈 般配[电竞] 穿书后我活成了戏精女配 狼行成双 七零之悍妇当家 穿成重生男主前男友 重生八零锦绣军婚
八方美人 吴桑 - 八方美人全文阅读 - 八方美人txt下载 - 八方美人最新章节 -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 []

番外

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

泽居晋也许真是天生的岳父命, 说还想要个女儿,果然就顺利怀了个女儿。和刚刚出生时的葵不同,杏一看就像五月比较多点,还没出月子的小孩子, 就已经有着长长的睫毛,以及一双大大的眼睛了。

一家人高兴之余,只有五月想东想西, 想多了,心内就生出那么一点担心来。

是人都会偏心,哪怕是对自己的孩子,也很少有父母能够真正做到一碗水端平。前有因长相和纱月极为相似而被泽居晋从小宠到大的葵妹在, 两个孩子, 他如果做不到平等对待又该怎么办?说起来,杏这个孩子,本来也只是为了给葵妹增添一个玩伴、以免使她孤独才决定生出来的。泽居晋真要是偏心葵的话, 那么对杏妹来说, 未免太不公平。

到了杏妹八-九个月大的时候,五月原先的那一点担心就完全烟消云散了。

虽然还小,但身为父母, 却已能看出葵和杏这两个孩子的性格截然不同,完全是一个天, 一个地的差别。葵妹张扬自我, 顶着肖似祖母的一张脸, 个性却和爸爸一模一样, 凡事都以自我为中心,骄傲又任性。而杏妹则不同,完全是五月的翻版,柔柔弱弱的,胆小无比,一碰就哭,一哭就止不住。

因为是母乳喂养,杏妹在满周岁以前,都是五月带的比较多,她也比较认妈妈,晚上也一定要咬着带有妈妈味道的衣角才能睡着。

五月要带孩子,不喜应酬,平时很少出门,但身为白金台的妻子,泽居家的夫人,对自己的要求怎能放低?在早苗的唠叨和无时无刻的提醒下,即便在家里,她也会打扮的山青水绿的,脸涂抹的雪雪白的。但有时候早苗有事外出,不在,她就会偷懒,怎么舒服怎么来,穿着宽松舒适的睡衣在家里晃荡,披着头散着发,有乱发就随便拿葵妹的小发卡随意别起来。

每当到她懒病发作,偶尔想邋遢一下的时候就坏了,老二杏妹就不认识她了。

素面朝天的五月伸手去抱她,她就用手把妈妈推开,同时还会扁嘴,要哭不哭的,哪怕五月一再向她解释:“我是妈妈呀,不骗你呀,不就没有化妆吗?声音听不出吗?喏,衣服也是一样的!”

杏妹还是不要,反应极其冷淡,看妈妈都像是想要来拐骗她的坏人似的。坚持一会儿,就哭了,一边哭,一边找爸爸,平时她都不怎么要爸爸的。这个时候,就和爸爸亲热的不得了,还会抱着爸爸下巴亲两口。

五月没办法,只好去化妆打扮,头发梳梳好,重新来找她,她张开双臂,扑进妈妈怀里,激动,委屈,就又哭了。用哭声来责怪妈妈刚刚为什么躲起来,不来抱她。

不仅不化妆会导致这样的情况发生,哪怕偶尔变换个发型,她也会认上半天。对此,泽居晋好笑,觉得老二笨得可以,心想五月小时候大概就是她这个样子,对她难免又怜又爱。所以,虽然有葵妹在,但他在对待两个女儿上面,却没有任何的差别。

对于老二杏妹来说,差不多就是笨人有笨福吧。

某一个周末,五月洗了澡洗了头发,出来,老二就不认识她了,哭着叫“papa,papa”,她只得把老二抱去给泽居晋。葵妹上周在幼儿园里新学会了一个舞蹈,正在影音室内跳给泽居晋看。泽居晋刚从外面健身回来没多久,穿着一件摇滚T恤,在葵妹身后给她伴舞,打着响指,腰扭得骚而浪。

父女两个没听见五月推门的声音,忘情地跳着热烈的舞蹈,五月怀抱杏妹,站在门口,看得怔住,花痴不禁又犯。本来还可以再看一会儿,但是老二不愿意被似乎有点熟悉的陌生人抱着,在她怀里不安挣扎,哭哭唧唧的找爸爸。

五月就叫住那父女两个:“斯大普,斯大普!”

早苗手拿鸡毛掸子经过,自言自语说:“上回小姐的英文教师也教过这个词儿,我好像听见不是这样说的呀……”

泽居关掉音响,把葵妹打发出去吃东西,从五月怀中接过杏妹:“又不认识你了?”看看杏妹哭得通红的一双眼睛,颇觉心疼,又好笑道,“这孩子这么笨,怎么得了?将来葵叫她结婚嫁出去,杏就留在家里陪我们。”

五月笑着,一个“好”尚未出口,便听“啪”的一声,正在做清洁工作的早苗手中鸡毛掸子掉地。

早苗好好的,不知想起什么,忽然悲从中来,鸡毛掸子一丢,双手捧着脸,哭着跑了。

第二天是周日,泽居晋的一个朋友结婚,婚礼是西式的,在午间的教堂举行,葵妹被邀去做花童,杏妹有点感冒,五月不放心,遂留在家里带杏妹,给葵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,把他们父女两个送出了门。

葵妹平时下午要睡午觉的,今天累了一天,坚持到婚礼结束,没有精神再跟着去酒店闹,父女两个早早就回了家。到家,按了门铃,只有另个专管煮饭烧菜的欧巴酱怀抱着杏妹去开门欢迎他回家,问起五月,说是正在书房和早苗说话。

泽居晋把葵妹从怀里放下来,换上拖鞋,去书房找五月。隔着门,声音听不太清楚,但早苗大概是情绪激动,声音嘹亮,一把鼻涕一把泪地给五月洗脑的声音从门内传出来:“……五月桑肯定也不想看见那一件事情再次发生、九条家的悲剧重演对不对?我们这样的人家,不生儿子怎么可以?怎么可以!”

然后是五月小声嗫嚅的声音,听不太清,但无外乎那几句:“我反正都听晋桑的……”

早苗凭着多年察言观色的本领,对家里的形势看得一清二楚,因此反驳:“很多时候,我看明明是晋桑听五月桑你的话!你为什么不能想一想,以我们杏小姐的性格,将来——”

泽居晋推门而入。

书房内,两个女人一跪一坐。早苗跪着哭泣,匍匐在五月脚下,还抱着五月的两条腿,五月手里端着一只空的红茶杯,一脸尴尬。

泽居晋绷着脸,忍住气,深呼吸,对跪地的早苗尽量心平气和道:“你可以住口了。”

早苗对他向来是唯命是从,不敢回嘴一句的,当下从地上爬起来,低着头,擦着眼睛,哭哭啼啼的走了。

泽居晋在她背后说:“这样的话,以后不要对sa酱再说第二遍。”

训完早苗,伸手去拉五月:“不想听这些事情,直接走开就是,不用勉强自己。”

五月低下头,望着横陈于杯底的一枚茶叶梗,并不出声。半天,忽然幽幽来了一句:“我其实无所谓,生两个也是生,生三个也是生。”

泽居晋甩掉拖鞋,在她脚旁席地而坐,一只手臂撑在沙发扶手上,眼睛望定她:“现在我们四个人不是很好么?我觉得现在就已足够完美。我们就是我们,葵和杏就是葵和杏。因为没生儿子,早年的事情就会重演之类的,纯属无稽之谈。”

看五月没再说话,他颇为满意地拉拉她的头发:“就这样了,这种事情不要再讨论了。”

五月取一只倒扣在茶盘上的茶杯,给他倒一杯红茶,问起了他朋友婚礼上的事情:“今天都还顺利吗?葵妹没有怯场,出什么错吧?”得知一切顺利后,突然又问道,“晋桑娶妻生女,女儿一生就是两个,有没有后悔过?有没有想要回到从前那个自由自在的浪子世代呢?”

“傻瓜。”泽居晋笑,双手背到脑后去,想了想,说,“年轻时代的浪子生涯的确无拘无束,自由自在,想到泽居先生气到崩溃,也的确大快人心。但是那种生活,其实是一种大而无形的牢笼,我被困在其中,始终得不到解脱,周围人也为我而遭受痛苦。自从遇见sa酱之后,我才学会珍惜和妥协。所以,怀念固然有时会怀念,但却从没有后悔过。”

五月不禁感动,眼中又有泪意,跪到地板上去,抱住他:“晋桑,晋桑,我要给你生个儿子!”

“啧,不可理喻,和你说了白说!”

再下一周,恰好是八月份的盂兰盆节。一家四口连同早苗启程去福井。今年以来,欧巴酱身体时好时坏,每到有假期,长短不论,泽居晋总会带着五月及女儿去福井小住。老人家年纪大了,见一次少一次,早苗也明白,所以每次都默默收拾两个小朋友的东西,并不抱怨一句。

在山椒庄,欧巴酱起先给一家四口安排了两个房间,并体贴地和五月咬耳朵说:“难得晋桑假期,你们两个人只管安心度假休息,别的一概不用操心,葵酱和杏酱我和百合来给你带。”说完,送上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。

早苗就在五月身后,欧巴酱的话全都听到了,也跟着附和:“就是,就是!”

泽居晋跟在后面,虽没听见前面几个女人说的话,但见五月面色和神态,就已猜出个大概,颇为不耐烦地从鼻子里哼了一声。

上二楼房间,见只铺了一个双人布团,没有葵妹和杏妹的,就叫早苗在旁边给葵妹和杏妹也铺了布团。

早苗一边铺,一边抱怨:“小姐马上就满五岁了,要我说,早就可以分房间睡了……”

葵妹听见,马上不开心了:“早苗,我和papa说好一辈子不分开的。”

早苗意有所指地开玩笑:“要是papa把你嫁出去呢?”

“嫁给直树君吗?”葵妹想了想,为难道,“我喜欢papa,但是直树君也很漂亮呢。要不,我就把papa带着好了。”

早苗失笑:“好的好的,你说什么就是什么。”

五月正坐在一旁给百合端来的切片西瓜撒盐,闻言着急:“什么,你这么小的年纪,就有了喜欢的人了?你,你!”

泽居晋忙拦住她:“对待小孩子不可以这么武断,当心她以后什么话都不愿意和你说。”

五月想想,的确是这个理。撇开葵妹,转头向他投去崇拜又迷恋的一瞥。内心对自己的旦那主人敬服得无以复加。

百合从房间里把杏妹抱下去,顺便把二楼的情况向欧巴酱一一报告了,欧巴酱惋惜,笑道:“哎呀,哎呀。”

百合抱着杏妹,坐到前台内去,悄悄和她说起了悄悄话:“睡觉前多喝点奶,夜里使劲哭闹,别人的感受,完全不用顾虑。有什么事情,都包在我百合身上,你只管吵闹就行了。两个布团挨在一起,小孩子睡在旁边,看你papa妈妈还怎么亲热,哼!”

晚饭吃好,天还没黑透,天空就已铺上了三三两两的星。温度不高不低,空气潮湿又温暖,风里有大海的味道。五月抱着杏妹去梅子林里散步,葵妹和客人里面的一个叫做海斗的男孩子成为朋友,一起结伴去门口放烟花。泽居晋则背着手看着葵妹,防止她跌跤。

欧巴酱千方百计要为两个人制造机会,因此又指示百合过去,从五月怀中把杏妹抱走,连葵妹和海斗等一众小朋友也哄到旁边去了。

终于空闲下来的两个人走到后面海滩上去,慢慢散着步。泽居晋手里捏着个啤酒罐,边走边喝,五月手里拿着从沙滩上捡来的贝壳。走着走着,想起第一次来福井的情景,心内一片柔软,刚想说话,忽觉后颈一处皮肤温热,是他忽然低头偷亲她。她穿着旅馆的浴衣,领口宽松,后颈露出大片皮肤来。颇觉害羞,连忙紧了紧衣领,娇嗔道:“怎么老是喜欢偷亲人家啦!”

泽居晋朝她哈气,看她皱鼻子,笑了起来:“因为从我这个角度望下去,有点诱人。”

五月又嗔:“拜托,太直白啦。”

泽居晋稍稍俯下身,揽住她肩头,抬起捏着啤酒罐的那只手,叫她看刚刚升至半空的月亮:“看,今晚的月亮很漂亮呢,和我们那年在海上看到的一样,对不对?”

她脸更红,心更加柔软。想笑,又想哭。

远处,旅馆旁边的一片梅子林的空地上,一群小孩子追逐嬉戏。再远处,阵阵烟花绚烂,头顶上,是满天的星与月。

“哎呀,坐了好久的车,好累呀。”造作地打了个哈欠,却将脑袋靠到他的胸前去,揽着他的腰,也由他揽着肩头,任晚风吹起发丝,慢慢走着。

这个地方晚上没什么娱乐,打个柏青哥还要开车跑出老远,所以大人小孩们吃完晚饭,海边散散步,消消食,也都早早回房安歇了。

泽居晋给葵妹讲好睡前故事,又抱着杏妹看了好半天依然健在且长大好几圈的水母们。等到葵妹杏妹终于安睡,五月泡好温泉上来了,开门入内,放下手里的牛奶瓶子,从背后把门合上,一抬头,对上泽居晋的眼神,心跳即刻加速,赶紧低下头,跑去看水母缸里的水母,假装看得入神,大气都不赶出。

泽居晋从背后悄没声的贴了上来:“怎么泡了这么久?”

她示意他看排排睡的两个小孩子:“房间隔音不好,别这样。”结果还是被抵在了水母缸前。

她不敢有大动作,怕惊醒葵妹杏妹,又怕会打翻水缸,他看她一脸纠结样,把她拉转了个身,嗤嗤的笑。她越抗拒挣扎,他越起劲,一边“别动别动”地尽量耐着性子温柔哄她,一边伸脸往她身上凑。凑到近得不能再近了,低着头对她看了看,然后,张口往她脸上舔了一大口。

她用手背擦脸:“这样不好……”

“甜,而且香。”

“等明天她们不在房间的时候……”

她说什么,他根本没在听,俯身,一只手抄起浴衣下摆,就势伸了进去,从小腿慢慢向上摸,另只手去拽她腰带,看她浴衣的衣襟缓缓松开,他张口又舔。她还在挣扎着,却终于站立不住,软软地倒在了他的臂弯中,被他半抱着拖到了露台上。

他忘乎所以,她却不安,因为露台的玻璃窗都没关严,即便关上,也可从外面一览无余:“……拜托,被看到了怎么办?”

不说则已,一说,他更为兴奋。见她咬牙摒住呼吸声,故意坏心眼地张口去咬她后颈,稍稍用了点力,迫使她张口。她身上像被许多小虫子啃噬似的,起了密集的一身鸡皮疙瘩,忍不住,终于还是叫了出来。

他颇为满意,牙齿的力道终于稍稍放松。

“变态变态!”她重重喘息,轻轻战栗,耳朵里听得到隔壁房间还有人说话的声音,也晓得自己的声音搞不好已被隔壁房间的人听了去,但对此却无能为力。

隔壁房间是百合和早苗在说话聊天。以为有了小孩子在旁边,泽居晋和五月就无法亲热,她还是太傻太天真。

盂兰盆节过完,转眼到了九月份,五月某一天没事,看了一部丧尸片,起了要去学车的念头。因为杏妹的出生,葵妹也要去上学,家里用车的时候变多,泽居宽就把土方打发到泽居晋这里开车了。

土方为人忠厚老实,不像早苗,做不出拎着行李跑到人家里自说自话留下来的事情,是以泽居晋回东京后,他还留在原处。泽居宽能够主动开口,他自是开心,当天就欢欢喜喜跑到泽居晋这边来了。

泽居晋听五月说要开车时,不解,问:“就算土方桑不在,早苗也会开。你去学干什么?”

五月耐心解释:“要是哪一天丧尸爆发,多个技能,就多一个活路呀。万一土方桑和早苗受伤,后面有大波丧尸追赶,我不会开车,难道就眼睁睁地看着一家子人被捉住吗?”

早苗说:“晋桑怕是还不知道吧,除了绳索手电筒等为了应付地震的物品以外,我们家角角落落里还藏着很多压缩饼干呢。”

泽居晋听得一头黑线:“喂,你到底是什么人啊。”

但五月还是去学了车子,考证前,她加紧练习,黑也练白也练。有一次去轻井泽,她要练习,就把泽居晋的车子钥匙要来,准备上森林里转一转。

她刚上车,泽居晋也跟了过来,拉车门跳上车。她不解:“你来干嘛?”

泽居晋说:“在边上看着你啊。”

说是看着她,上了车子后,却闭上眼睛假寐,她车子开的不是很稳,他却干脆睡着了。五月一边小心翼翼地开着,一边想,这是对自己多信任,才可以在旁边泰然自若地睡着啊。

这种被人信任的感觉太美好,她车子开不下去,干脆刹车,停在路边,伸手去扯他衣服:“晋桑,快起来啦,傻不傻啊,都不害怕吗。”

他醒来,顺势往她身上靠了靠,头搁在她一侧的肩膀上,笑着说:“这算什么,晋桑早就把全身心交给sa酱了。”

她得意又甜蜜,忍不住皱起了鼻子:“就像被征服的俘虏那样,对不对?”

“嗯,和被征服的俘虏一模一样。”顿了一顿,又笑说,“请你一定要善待俘虏才行啊。”

十月份的一个周末,泽居晋有应酬,一大早爬起来去陪公司里的一帮老头子打高尔夫去了。他走时,五月还没醒,正睡着,忽然感觉脸上有带着丝丝甜味的呼吸声,还没睁开眼睛,就先笑了出来,伸手把葵妹搂倒,塞到自己被窝里。

葵妹说:“妈妈,你刚刚睡梦里笑了,但是眼睛却有眼泪。”

五月惊讶;“真的么?”伸手一摸,果然摸出一手的水气来,想了一想,就明白了,“是因为妈妈刚刚做了梦。”

葵妹托腮:“why?”

“妈妈梦见了自己年纪还小的时候,那时候在一家餐厅打工,在那里第一次遇见了爸爸。”

“why?”

“因为妈妈看见爸爸第一眼就爱上他了呀。妈妈爱上他,他却连妈妈这个人都不知道。不知道为什么,即便在梦里,想起那个时候的事情,都会觉得心酸。”

葵妹听得似懂非懂:“why?”

五月笑,自顾自说:“因为后来妈妈终于和爸爸在一起了,还有了葵妹和杏妹,想想就会笑出来啊。”

“这样啊。”

“嗯,是这样。葵妹,妈妈爱你。”

“妈妈,我也爱你。”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现言《一期一会》已开,一贯的风格,一贯的调调,一贯的霸道总裁爱上我。走过路过,不要错过哦。

《八方美人》无错章节将持续在笔趣阁小说小说网更新,站内无任何广告,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笔趣阁小说!

喜欢八方美人请大家收藏:(m.lifankus.com)八方美人笔趣阁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
站内强推 重生宋末之山河动 我全家都从末世重生了 寸心万丈 总裁的心肝宝贝 逆剑狂神 无爱不欢 他很撩很宠 两面派 余生有你,甜又暖 贴身神医 红楼之天下为棋 网游之神话降临 八方美人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剑道通神 官居一品 我曾在时光里听过你 五个大佬跪在我面前叫妈 未来的我很惨 泰坦尼克之回归正途
经典收藏 不准撒娇[穿书] 神秘老公缠上我 枕边人 娱乐圈演技帝 宠夫成瘾[豪门] (暮光)我的鲜血美味么? 亿万瘾婚:天神老公,强势撩! 闪婚厚爱:总裁宠妻NO 娇妻狠大牌:别闹,执行长! 小崽子[娱乐圈] 星际稽查官 你灿若星辰 大婚晚辰 天降小霉女 娱乐圈之女王在上 穿越全能学霸 华丽家族锦鲤记 谎言 私人助理 穿成反派大佬的心尖宝
最近更新 拐走女老师的闺蜜 人形天灾超幸运 没齿 花滑 我还是更适合参加奥运 春日颂 夫人在拯救世界 鱼塘主 大神你人设崩了 电竞团宠Omega 繁花陌路 七零炮灰是个狠人 小神兽的万千宠爱[娱乐圈] 霸总他每天都在逼金丝雀读书 风花雪月(GL) 退圈后我回豪门兴风作浪 夫人每天都不承认婚约 垃圾系统找上我 星际女元帅穿成娱乐圈小可怜 影后恃宠而骄 非人类小吃店
八方美人 吴桑 - 八方美人txt下载 - 八方美人最新章节 - 八方美人全文阅读 -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